<address id="jtrdv"><nobr id="jtrdv"><meter id="jtrdv"></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jtrdv"></address>

        <address id="jtrdv"></address>
        <address id="jtrdv"></address>

        特斯拉為何再選上海?

        • 發表于: 2022-05-08 11:30:11 來源:愛卡汽車網

        據外媒報道,特斯拉在5月1日寫給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的感謝信中提出,該公司計劃在當前的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附近建設一個新廠區,用于生產Model 3(參數|詢價)和Model Y(參數|詢價),預計可增加45萬輛汽車的年產能(即達到100萬輛),這將成為特斯拉在全球“最大的汽車出口中心”。

        此消息一出,立刻沖上了各種熱搜,并備受熱議。特斯拉內部人士向《汽車通訊社》強調“目前不能對外討論這個話題”,但哪怕只是“擴產項目”塵埃落定,對于正在努力打贏“防疫攻堅戰”并穩步實現復工復產的上海制造業來說,無疑都是一針鼓舞士氣的“強心劑”。

        上方為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下方為出讓地塊

        超大地塊K02-08位置示意圖

        從目前臨港新片區的規劃來看,除了與特斯拉超級工廠“一街之隔”的N01-03A地塊(原為博郡汽車選址,2021年3月29日流標,46公頃,恐難支撐45萬輛產能)之外,今年1月29日調整規劃的K02-08地塊(占地面積70.6公頃,規劃為工業用地,建筑面積約176.4萬平方米)最被看好。

        上海的競爭者

        近年來的外資項目中,恐怕沒有比特斯拉更“香”的了。在過去的2021年里,盡管備受“缺芯”、電池等原材料漲價以及供應鏈不確定性因素等影響,但特斯拉上海工廠仍然交付了48.41萬輛電動汽車(其中超過16萬輛為海外交付),為特斯拉達成全球全年總銷量936,172輛(同比增長87.2%)立下了汗馬功勞。

        雖然是外商獨資項目,但特斯拉上海工廠的零部件本地化率在短時間內就達到了90%以上(未來力爭達到100%),有效帶動了一批相關產業鏈配套企業入駐臨港新片區(寧德時代、延鋒汽車、廣微萬象、東山精密、麥格納、李斯特等約20家智能新能源汽車產業項目已落地,目前臨港新片區集聚的100多家智能新能源汽車相關企業中,不少都是特斯拉的供應商),同時形成了由蘇州、寧波、南通、無錫、紹興、臺州、南京、常州等長三角“包郵區”新能源汽車產業鏈組成的“朋友圈”,涉及動力總成系統、電驅系統、充電、底盤等十大部分的數百家供應商。

        2021年10月末,特斯拉還頗為低調地建成并啟用了特斯拉上海研發創新中心和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數據中心(用于存儲工廠生產等中國運營數據),前者是特斯拉首個設立在海外、以整車開發為基礎的研發中心,未來將兌現馬斯克在上海超級工廠首批新車下線時許下的“制造適合中國市場的產品”的承諾。

        今年1月舉行的特斯拉財報電話會議上,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曾公開表示,該公司正在為新工廠進行選址,可能會在2022年底宣布新工廠選址。此言一出,迅速吸引了多達10座城市(沈陽、廣州、深圳、青島、宜賓、重慶、合肥、武漢、西安、珠海等)參與到對其“第二工廠項目”的爭奪之中,此前沈陽大東區的“官宣”還被特斯拉“火速”辟謠。

        不過,這份“名單”雖然很長,但結合坊間傳聞的七個選址條件(土地優惠政策;低息貸款;稅收優惠政策;完備的汽車全產業鏈;足夠多的熟練產業工人;距離大型國際港口300公里以內;所在地有美國領事館)來看,雖然具有吸引力的優惠政策幾乎是人均“標配”,但后幾條卻涉及到了城市的“內功”,那些汽車底蘊薄弱、區位優勢不突出的城市自然首先被“拒之門外”。

        雖然這“七個條件”被認為是網友參照“上海模式”的“照葫蘆畫瓢”,但包括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在內的眾多行業專家也認為有一定的參考價值:特別是想要吸引特斯拉這樣的新能源超級“龍頭”,不能光靠政策支持,“完善的汽車上下游產業鏈”“靠近需求旺盛的核心市場”“物流體系發達的大型港口”這三大硬實力才是不可或缺的。

        分析下來,能夠符合特斯拉嚴苛要求的其實只有吉林、上海、廣東等少數汽車強省/市,而這三強恰恰為我國汽車工業提供了約三分之一的產量,但如果考慮到國內國際物流優勢的話,那么作為我國汽車制造第一大省的廣東無疑頗具競爭力。

        作為中國第一大汽車城((2021年廣州汽車產量在全省占比高達90%左右,還以296.64萬輛的產量超過上海的283萬輛)),廣州擁有大量乘用車企業(廣汽本田、廣汽豐田、廣汽乘用車、廣汽埃安、廣汽菲亞特、東風日產、恒大汽車等);汽車零部件配套企業云集(廣州還在重點構建新能源及智能汽車的多元化汽車零部件基地),智能創新企業及人才眾多;此外,作為中國最大的貿易城市之一,廣州還擁有能與上海相提并論的世界級大型港口,各種交通設施完善,路網四通八達,能夠快速連接粵港澳大灣區。

        需要指出的是,早在2018年,特斯拉在中國為第一家工廠選址時,廣州南沙區就制定了吸引特斯拉的“T計劃”,雖然當時未能“牽手”,但目標要在2025年基本形成“粵港澳大灣區世界級汽車產業集群”的廣州現在仍然急需注入“新鮮血液”,進一步刺激整個汽車行業的活力,帶動良性競爭,因此不存在網絡上所說的“不需要特斯拉”。

        上海的綜合優勢

        而被認為是特斯拉選擇異地再建新工廠的最大驅動力,其實是“不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的考量。在經歷“抗疫攻堅戰”之后,很多汽車產業人士都在反思JIT(Just in Time)生產模式所帶來的供應鏈脆弱性問題。智己汽車供應鏈總經理王建峰此前在分享“保供”感悟時就透露,許多主機廠都在計劃要求供應商建立充足的庫存準備(包括在異地建立中轉庫),同時許多供應商也會通過興建新的生產基地來增強產業鏈韌性。而在這樣愈發注重產業鏈安全的氛圍下,特斯拉自然也不能置身其外。

        不過,特斯拉有關內部人士之所以透露新工廠是“擴產”而非“第二工廠”,源于此次不僅放出了“第二工廠(即擴產新增45萬輛產能)”的風聲,還有消息稱未來“新工廠(100萬輛產能)也將落戶臨港”。雖然未經證實,但此舉已經大為提振了上海及周邊高端制造企業的信心和士氣。結合外媒披露的“上海超級工廠計劃從5月16日實施兩班制度(日產量才從目前單班1200輛提升至日產2600輛),盡可能恢復到疫情前水平”等利好信息,也能反映出上海在抓好疫情防控的同時,正嚴而有序、全力推進助企紓困、復工復產的各項工作。

        據特斯拉內部人士介紹,在上海及各地政府支持下,特斯拉以及產業鏈上下游100多家零部件生產商正在逐步協同復工復產,目前上海市內已成為特斯拉供應商伙伴中復工復產比例最大的區域。而位于浙江、江蘇等省的特斯拉供應商也在政府指導下積極聯動、保證生產,打通物流支持特斯拉整車制造。這對上海及周邊地區的復工復產、經濟復蘇起到了積極推動作用,為整個中國汽車產業注入了“血液通暢”的“電泵”。

        上海超級工廠所展現出來的特質不只來自于“45秒下線一臺車”“通過一體式壓鑄機減少了370個車身零部件”“用集裝箱當作流動倉庫來代替傳統的物流車間”等產業創新,也要看到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的制度創新和貼身服務,幫助特斯拉上海工廠實現“當年開工、當年竣工、當年投產”,不斷跑出“特斯拉速度”,這些經驗也變成了可復制和可推廣的“特斯拉樣本”,被臨港新片區運用到龍頭集聚、人才招引、政策扶持、出口貿易、金融創新、港口交通、政策制度、應用場景等各個方面,展現出上海良好的營商環境和這座城市對外開放的決心和行動。

        誠然,長三角在供應鏈和物流成本方面有著明顯的優勢,但并非“不可取代”。在《汽車通訊社》看來,在不確定因素仍然存在的當下,無論是“擴產”還是“新工廠落地”,特斯拉再次選擇臨港新片區,都代表著對上海的制度創新和企業服務創新的認可以及對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信心。

        《汽車通訊社》原創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對不遵守本聲明、惡意使用、不當轉載引用《汽車通訊社》原創文章者,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九九九成人网站,西方美女大白屁股ass,私人影院午夜男女爽爽爽软件

            <address id="jtrdv"><nobr id="jtrdv"><meter id="jtrdv"></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jtrdv"></address>

              <address id="jtrdv"></address>
              <address id="jtrdv"></address>